移动版

首页 > 成人老虎机 >

科学家怀疑马斯克的大脑植入:这项技术难在哪

【PConline 资讯】据美国媒体报道,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和Facebook的雷吉纳·杜根(Regina Dugan)本月做出了雄心勃勃的承诺,称他们对人类心灵感应的最新研究项目不久可获得重大科学突破。但有三位神经科学专家对Facebook的Building 8研究实验室及马斯克的Neuralink公司提出的目标给出了清醒的认识。

科学家怀疑马斯克的大脑植入:这项技术难在哪

虽然三位科学家欢迎资金雄厚的知名硅谷公司参与挑战,但他们非常怀疑杜根和马斯克给出的解锁人类大脑与身体其他部分传递信息秘密的时间表。加拿大安大略省韦仕敦大学助理教授、感觉运动神经科学加拿大首席研究员安德鲁·普鲁斯岑斯基(Andrew Pruszynksi)称:“令人兴奋的是这些人认为这是值得解决的问题,但我很怀疑在十年内能将这些技术应用到健康人身上。”

他指的是Neuralink公司制定的在十年里将电子设备植入健康人大脑中的目标。马斯克称,这个目标是将人类大脑与机器智能融合,使人类能对付未来越来越强大的电脑。马斯克希望阻止人工智能有天会成为摧毁人类的“其他”客观存在体。普鲁斯岑斯基称,用机器智能加强人类自身保护能力的想法可能比较新颖,但研究大脑如何记录感官输入并用于驱动身体反应,从上世纪60年代就是人们一直研究的“非常困难的问题”。

该研究存在两大挑战:首先,要精确记录大脑神经活动以了解大脑哪些部分用于记录外部刺激;其次,要弄清大脑如何将产生的信号发送至周围神经系统,使人做出动手动脚或动身体其他部分的动作。普鲁斯岑斯基表示:“从大脑中获得精确信息非常困难。”

宾州大学研究大脑如何将视觉刺激转化为思想的心理学副教授布拉德利·韦伯(Bradley Wyble)也同意这种观点。在Facebook上他对雷吉纳·杜根的预测提出异议。杜根称,Facebook“未来两年里”将开发一种系统演示人类通过意念每分钟输入100字的技术。韦伯认为,这种大脑文本系统“非常有进取心”。

4月19日在加州圣何塞Facebook大会上,杜根用常常在电脑中使用的术语来说大脑,当时她谈论的是“演讲是压缩算法”。对此韦伯不认同。他称,虽然大脑在存储和传输信息上类似电脑,但“我们不了解输入输出部分,大脑有很多矛盾的想法,只有一部分与外部世界共享”。例如大脑非常擅长帮助人类选择视觉刺激,可以决定哪些要放弃哪些要采取行动。

韦伯解释到:“想想找汽车钥匙和看到一只熊穿过房子之间的差别。”在前一种情况下,大脑会筛选很多视觉线索直到我们找到钥匙,在第二种情况下,看到熊会立即做出身体反应。他表示:“数十年来人们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依然不知道大脑使用了什么算法。”未来很多研究将部分由侵入式研究,如在某人大脑中植入传感器来进行,相比非侵入式研究这能产生更精确的有关神经活动的数据。

然而,由于伦理、身体和实际操作上的担忧,侵入式研究技术执行起来难得多。生产大脑感应头箍MUSE的多伦多私人控股公司Interaxon研究和监管事务副总裁、前大脑研究博士后格拉梅·莫法特(Graeme Moffat)表示:“侵入式研究的分辨率在数量级上更好。”然而,侵入式研究存在感染风险,通常是给严重的高位脊髓损伤患者,或者不可控癫痫发作病人准备的。

虽然周围神经系统有问题的人可受益于这种技术,但莫法特称,实现将线路穿入健康人的颅骨以便能直接用大脑发信号输入还很遥远。他称,“还没人对Facebook计划研究的问题投入资源”,私营部门增加投入将推动更多公共部门投入,加快研究开发速度。

不过他称,“开发出人脑与外界的实时接口,我们可能要花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