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首页 > 捕鱼达人 >

情感故事:以为感情已成定局 没想到还要和人

情感故事:以为感情已成定局 没想到还要和人

  (周俊屹不是第一个在火车站通过电话和记者讲述的人。在火车站和记者交谈的人一般都很急切,想得到记者是走还是留的建议。但周俊屹不是这样的,他说,他到火车站就肯定会走,至于能否带走感情,他不强求。)

  我三天前路过武汉去了罗田女朋友家里。本来以为是新女婿上门,结果到了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今天又路过这里回深圳,可以用落荒而逃来形容。现在想起来我都头疼,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那天我到了女朋友倪霞家里,拎着我买的礼品。给她妈妈买的羊绒衫,在香港买的燕窝,还有护肤品什么的。她妈妈果然像她说的那么严厉,对我不假辞色。问我父母是干什么的,有没有医保和社保,问我的学历,问我的工资,问我到底是准备在武汉还是广州安家。甚至问到了我家能拿出多少钱来给我买房。总之这些问题太直白,让人心里有点不舒服。不过我还是如实回答了,心里暗暗埋怨倪霞——这些事情应该是她提前告诉她妈妈的。她妈妈对我本来是安徽人却跑广东打工这段经历比较感兴趣,问了我很多。

  谈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吧。这时门铃响了。倪霞突然脸色变得不大好,但她还是起身去开门了。一开门她就以家乡话说:不是要你五点来,怎么提前这么多,家里还有客人呢。

  我一看,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男人,手里拎着水果和糕点。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忙站了起来。倪霞妈妈和我说:小周,我们今天聊得差不多了,你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吧。

  倪霞送我出门,我问刚才是什么人。她说是她妈妈的侄儿。我说以前没有听你说过这个亲戚呢。她有点生气地说:我每个亲戚都要和你汇报到吗。我问她妈妈对我是不是满意,她说她不知道。

  本来以为她会陪我多玩一下,没有想到她看我办完入住手续,就说要回家陪妈妈。

  再次面对面的尴尬

  在宾馆住着很无聊,又不敢随便给倪霞打电话,于是我就在小城里到处溜达,不知不觉就到了热闹的商业街。找了个小餐馆吃完饭准备散步回宾馆,居然看到倪霞和一个男人手拉手走在我前面。如果不是她还穿着下午那身衣服,我真的会以为我认错了人。那和她手拉手的人是谁?我跟着她走了一段,观察了一下,我觉得那个男人应该是下午到她家的那个亲戚。

  心里的怀疑越来越扩大,左思右想的,我还是上前拍了倪霞的肩膀。她回头看是我,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跑出来了?奇怪了,我是住宾馆,又不是坐牢,怎么不能出来。我问她,不介绍一下这位是谁。倪霞对他用家乡话说:要不你先回去,我晚点给你打电话。那男人脸色变得很难看,但还是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男人走后,我和倪霞之间是沉默,这在我们之间是很少见的情况。我们一直有说不完的话。快到宾馆门口,倪霞对我说:这是年前我妈妈让我相亲的男人。我们本地的,家里条件还不错。你知道,我妈妈不想我嫁得太远,她只有我这一个亲人。我问她,是不是我们分手那段时间两个人开始交往的。她默认。但我们分手之后又复合了呀,证明她还是更在乎我。在乎为什么又要和别的男人牵手呢。

  我忍不住愤怒了。真的是有苦衷,我可以和她一起面对一起解决。可现在这个情况,我算是什么呢。

  我说,你先回去吧,我现在不冷静,等我想清楚了我们再谈谈。

  八字不合的荒谬

  坐在宾馆的床上,我仔细回想着和倪霞这些年的恋爱,开头是甜蜜的,到需要有结果的时候,就变成了苦涩。

  我们是2011年认识的,当时我已经和初恋分手三年了,在感情方面一直很消沉。这时,公司招进一批新人,其中有一位女孩子,牙齿有点龅,可是笑起来很甜很可爱。那种笑容,让我阴沉的心里多了一道光。我相信一见钟情,所以主动要求和她搭档工作。她性格活泼,我沉稳内敛,工作上配合得相当好,私下里我们在QQ上聊得也火爆。

  倪霞是独生女,父亲早逝,她妈妈严厉而封建,她到深圳来打工,都是争取了好几年才同意的。所以她说她要好好努力,否则就会被妈妈抓回老家。倪霞妈妈给她的是最传统的教育,所以她没有90后那种浮躁,反而温柔贤淑,知书达理。

  我们很快就出双入对,深圳的每个角落都留下我们幸福的足迹。有一次出外游玩,碰巧遇到了大雨,我带着倪霞回到我的出租房换衣服,那一刻,年轻的冲动让我们冲破一切顾忌在一起了。